1

除夕夜,呲活儿的代驾与熬夜的网编

*博望志会是最好的创业人物媒体

天冷、雾霾、过年完全不是问题

余的说法是

要让他停工,除非下刀子

| 小肥人 崔神

采访| 小肥人 崔神

摄影| 崔神

编辑| 席维安

呲活儿的代驾

也就是大年三十,不然刚下午五点,电话那头的哥们怎么就喝高了?对方舌头都有点捋不直,余(化名)听了两遍才弄明白,顾客嫌自己距他两公里的路程太远,要求取消代驾订单。

 

余乐了,那您可等着去吧!

 

后来余跟我说,当时四环边上几公里内就俩仨代驾在线,哥们估计是叫不着人啦!两分钟后,醉汉仍未取消服务,余甩手把订单关了——按他的说法,滴滴在春节期间给代驾司机们的唯一福利,就是随便挑活。这要搁平时,代驾员一周取消三单,便会被封号处理。

 

「腊月二十七开始,到正月初三,六天随便取消订单,任性一把。哈哈!」

 

这是代驾司机余在北京的第二个除夕。傍晚,我在一个天桥下约到他时,身后马路牙子上刚噼啪放完几挂鞭炮,红色纸屑铺散得遍地都是,四面腾空飘起呛人的气味,年关上难得蓝天,也很快被全城的烟火涂抹殆尽。

 

我僵笑着提出采访请求,跟问寡妇啥时候生娃似的,怕耽误人家接活儿。余则咧嘴拍大腿,没问题,三十正愁没人聊天。

 

余是山东人,曾给某广告公司老板做了五年专职司机,从创业初始跟着对方,如今公司已年利润过亿,可去年老板找了个无来由的说法,把余辞退了。「我知道得太多了,他每年给上边领导送几千万的礼,都是我去啊。」

 

离职时余签了份保密协议,封口的对价是每年一万块。可眼看着年关已过,账上仍然空空如也,余郁结难抒,跟了你五年,这就糊弄过去了?又琢磨着忙完春节这几天,还得去找此人要钱。在这件不新鲜却敏感事情上,他同我聊得话头忽悠乱闪,在每个通向确定、深邃细节的中途都戛然而止,挂在嘴上的只剩不甘。

 

对余来说,更加指望得上的是这份代驾工作,他更喜欢将这种操控代步机器的行为视为手艺活。去年他在e代驾平台上做兼职,除夕当晚,余和几位同事穿着工服守在全聚德、金鼎轩门口「呲活儿」——拒绝通过平台接单,代驾200块钱起步,只收现金——一宿挣了小两千。「只要你对手艺有信心,就能省下平台上的保险费和信息费。」

 

代驾干久了,什么德行的客人都接过。春节期间有客人给红包,最多收过三百块,一个在外企当副总的老外塞给他的;在酒仙桥接过一位喝得叫不醒的客人,又不敢给人扔在车里,冻坏咋办?最终只能掉头,送去东风乡派出所。

 

天冷、雾霾、过年完全不是问题,余的说法是,要让他停工,除非下刀子。

 

他冬天不骑车,一律腿儿着,每天总得走出个半程马拉松。若不巧送个偏远的客人,就得打车往城里走,所幸凭着胸前的代驾工牌,花个五块十块的总能搭一程车,偶尔碰上好心人,还有免费待遇。

 

单身汉余活在北京挺孤独,基于此来说,钱就显得更加重要,它是驱动余工作与生活的唯一要素,只有解决了基础问题,亲情这些事物才有讨论的必要性。比如,对他来说,春节是否回老家,只是一道经济题目。

 

他估算着正月留京能挣出一万多块钱。而回家呢?孩子的红包、老人的礼品、朋友的份子钱,开销怎么也得一万多,这两下里便差出两万块钱去。余的母亲几年前患癌症去世,家里欠下十几万债务,还到现在剩四万多,「今年怎么也得把这窟窿挣出来。」

 

好在父亲又结了婚,继母的出现,给了余双方面的借口:父亲的家庭生活有了着落,让他安心;同时,那位从不熟悉的亲属也可以作为其逃避的理由,余父虽然很希望他回家,可似乎又失去了提出要求的立场和权利。

 

两位同事打来电话,招呼他去家里喝酒,年三十了,热闹热闹。吃饭行,喝酒免了,他应承着,「他俩干不干随意,我得干,工体的酒吧今儿晚上门票全免,我能‘呲’几单是几单。」

 

值班的搜狐编辑

崔神:现在你们除了春节值班,平时还有倒班吗?

 

搜狐小编:现在没有了,之前有也是早晚班,我们平时也没有夜班了,新闻那边有夜班, 频道现在都是正常班。我们部门30多个人,过年差不多就是每天4个人值班,上午一个班下午一个班。我每年春节都值班,他们回家请假的时间是看买票,买到什么时候的票就什么时候走,有近的比如河北的坐大巴就回去了,远的坐飞机的回去过年请假10多天的也有。

 

崔神:春节假期工作内容有哪些?

 

搜狐小编: 平时不怎么累,当然过年工作量就更低了,因为毕竟包括媒体,自媒体,这些内容都少很多了,媒体不是很多都休刊嘛,自媒体也都回家过年去了。所以基本上春节值班主要是怕突发新闻,突发事件可能会有,还有关注的就是春运、春晚这种这种常规性的比较多一些。顶多就是推送会看,主动刷的就少了。

 

崔神:编辑的主要工作是什么?现在内容和页面是不是都是自动的了?

 

搜狐小编:普通编辑工作就是还是那些,换页面发发新闻什么的。内容还是需要甄选,就是媒体和自媒体文章都在一个大的库里,肯定需要去筛。但是底下个性化自动推荐那些,就跟今日头条一样,一般都是过滤过的,这个人不需要干预,但是头部那些需要编辑自己去改。就是说你打开客户端上来的那几页是人为做的,底下的就是自动推的,单纯筛文章是产品技术部门负责的,不是编辑部门负责,是算法的问题。

 

崔神:依你的经验,一般什么类型或什么套路的标题点击量高?

 

搜狐小编:标题,从网友阅读习惯上看,网友不会看整句话的,都靠关键词。就比如说这个人物,这个公司我关注,他就会点击看。比如说你喜欢某个明星,你看这个标里有他了,肯定就点进去看了。还有就是,网友看能跟他自身越有关的标题,点击量越高,越贴近他生活的新闻越受关注。比如什么吃饭吃出头发来了等等,因为用户基数大嘛。

 

编辑还有一个能力是什么呢,就是他比别人更清楚网友想看什么,就是长期通过流量看出来。比如同一篇文章我做这个标题和做另一个标题,就完全两种不同的情况,就改一个标题甚至改两个字的事,就能有特别大的流量差别。

 

崔神:春节值班大部分都是你们这帮北京人吗?你年年值班,是不是因为你是北京的都排给你了?

 

搜狐小编:有这方面原因,肯定是优先北京的因为家近,也挺正常的。但是外地不走的每年都有,值班都是自己选的,不愿意值班也没人强迫你。一般都是自己主动申请,也多点钱,前3天是3倍工资,后面2倍,就法定加班工资。

 

崔神:你是北京人工作也不错,现在是不是没有什么生活压力?

 

搜狐小编:对对,我在搜狐这几年没想过换工作,但以后如果想多赚点钱,还是需要再想想干点别的。我之前跟同事聊过,我压力确实比他们要少多了,因为他们要租房,一年房钱够我出去好几趟的了。所以我总出去玩去,我这两年每年出国两三次,其实现在出去玩儿没有想象的那么贵,因为我们假多嘛,可以选的便宜机票时间段就比较多。

 

崔神:做了这么多年编辑,你怎么看这个职业?

 

搜狐小编:这个问题挺尴尬的,哈哈。就是觉得时间过得挺快的,在这个行业长期这么耗下去,肯定没什么意思。现在不都走今日头条智能推荐那种形式么,编辑这个工作其实已经很小了,我觉得趋势也是这样的,从做内容方面的工作来说,编辑的工作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。做优质内容肯定是没问题的,但是做网络编辑毕竟并不产出内容,肯定是意义越来越小。

 

你比如说写文章的话,我觉得这个东西永远都不会失去意义,不管是做纸媒的时候,或者现在做新媒体的时代,内容肯定是最重要的,网络编辑我觉得前景不是太好。但你说换一个行业,我也没有方向,没想好。我现在工作还是比较认真,责任心比较强,毕竟是给人家打工呢,得对得起这份工资。

 

崔神简介:一身邪气的正派好人

发表评论